philinda的曾经

这世间所有美好的一切,都不该有结局

一生所爱

豪七,谁最爱我。

整部电影最大的泪点,观影的我陪着主角一起,泪流满面。

豪七病了,主人因为工作的关系没法立刻赶回来,终究没有见到它的最后一面。

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这样无奈的分离是一种怎样锥心的痛,那是陪了自己十几个春秋的家人啊,都没有来得及说一声再见,同行的路已然到了终点,这一世再不会相见,再不能相见。

永远记得17年的腊月二十七,年假开始的第一天,风尘仆仆的赶回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找我的大猫咪,分开了几个月,太想念太想念它了,可是叫它它不回应,找它它不现身,其他人都不在家,也没法问他们它在哪,那一刻,心彻底慌了。

后来,爸爸回来了,他支支吾吾的说大猫咪病的太严重,没有等到我回来,早上就走了。

可笑的是,它病的严重的时候他们谁都不告诉我,他们还说它在家挺好的,他们明明说过它只是小毛病可是后来又好了啊,我那么盼望着回家陪它,可它没有等到我,我知道,它尽力等过我了。

只差了一个小时,我就可以陪着它走这最后的一段路,就差那么一个小时,抱着它尚有余温的身体,我哭到不能自已,我从小带到大陪了我十几年的小家伙啊,就这么不要我了。

我永远记得,我抱着它哭的样子,像个疯子一样,我质问父亲,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你们早点告诉我,我就可以早点赶回来,我就能见到它最后一面的,可你们什么都没有说,我就不着急了,就这么错过了,就差这一个小时。

悲伤过,愤怒过,是真的无可奈何,他们都知道我爱这个小家伙,他们怕我伤心,可结果,是无可避免的。

现在四年过去了,已经原谅了亲人们当时的选择,可从未一时一刻的原谅自己,你该知道它的身体越来越糟的,你该赶回来的,它一定希望你陪着它走这最后一程的,可你没有回来,你什么都没有做。

记忆里的它越来越模糊,很多和它一起的事情都记得不甚清楚,我知道,终究有一天,我会彻底忘记这个小家伙的样子的,这十几年的陪伴,仅仅是浓缩成了手机里仅存的6个视频和200多张照片,我对抗不了时间,只能看着它一点一点的带走我的记忆,我的温暖,我的眷恋。

时间亦是公平的,它留下了无尽的思念,无止境的遗憾,每每想起它时,那不能及时赶回家的遗憾浸透着我的整个身心,悲伤,愧疚,无法忘怀,难以解脱。

父母说,再不养猫猫狗狗了,太伤心。

是啊,再不要养毛孩子了,这最后的离别,真的太难过太难过了。

大猫咪,谁最爱我。

我知道一定是你这个黑不溜秋的家伙了。

我也最爱你了,整个人生里,我真的最爱最爱你了。

2019年,告别了初代复联,和最爱的娜塔莎说了再见,她永远的留在了沃弥尔,她的生命永远的定格在了那纵身一跃的瞬间。


说好了的一分钟之后再见,可谁会想到一转身竟是永远,再难相见,骗子,怎么能这么言而无信呢,你答应过的一分钟后见,你怎么可以不回来呢。


2020年,黑寡妇独立电影上映,会在第一时间去看你,陪着你,无关其他,只是因为那是你,是我最爱的初代唯一的女英雄,这一次,约好了,不见不散哦。


2019年,神盾官宣第七季为最终季,同时第六季完结。


爱这部剧,爱每一季的每一集,爱着这剧里的每一个角色,每一个故事,尤爱philinda,没办法,我对他俩一见倾情再见倾心三见把命都给了他俩,爱他俩到了疯狂的地步,爱他俩我根本做不了自己的主,所以是命吧,注定的相遇,为剧着迷,为philinda痴狂。


最开始的时候,跟着更新追剧,每周一集等的整个人烦躁不已,周六是最幸福的日子了,看剧,想着剧情,沉迷不已。后来觉得不能就这么简单的看,要留下些什么,所以开始了老福特上业余写手流水账的记录,更多的是两个人互动时的细节,他们深情演绎,我点滴记录,只是因为爱,只是想给日后的自己一份回忆而已。


也因着这些流水账,阳错阴差的找到了philinda的组织,从此开始了有人陪着磕剧追cp做白日梦的日子,大家天南海北各不相同,可又是相同的,我们都深深的爱着这部剧,爱着philinda这两个人,因为爱,philinda  forever!!!因为爱着他俩,我们这41亿人走到了一起,找到了彼此,真的是2019超级幸福的事,爱着,幸福又欢喜。


尽管第六季有些不能释怀的点,可还是爱它,永远爱它,它用过于残忍的方式让我们更加深刻的知道,May有多爱Coulson,Coulson又是多么的爱着她,他们两个,第一季第一集第一个对视开始,传达的就是满满的爱意啊。


2020年,还没有到来的第七季,我们爱着的神盾的最终季,盼着它早日到来又怕它来的太早,每一天都想着看这完整故事的最后结局,可又和自己说,别急别急,看了就要说再见了,所以不看了吧,其中复杂心情,爱着的人该懂,我们只是真的舍不得而已。


2019年的最后一个夜晚,虔诚的向夜空许下心愿,愿神盾局特工以一个体面的,交口称赞的局面结束它的最终季,我这么爱着的剧,我只是想让它体体面面的和爱着它的影迷说再见而已。


最重要的,我最爱的philinda要开开心心的谈一场甜甜蜜蜜的恋爱,没有世事纷扰,没有分离,把过去这几十年错过的时光统统补回来,愿意把所有好运气给你们,只要你们两个在一起。


2019充满感激,2020要继续在一起!


曼达洛人之芬尼克.尚德

漫长的等待过后,心心念念的小狐狸终于上线了,曼达洛人第五集,注定被铭记的一集。


神盾和星战,不同的IP,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角色,也许是对前者爱的太深,所以她的新角色出现时,混乱了思绪,终究,是分不清的。


你看,她们都很能打。


May,巴林岛的铁骑,整个神盾局的传奇,不管对手是人,异人还是外星人,她绝对五五开,不曾输过。


小狐狸,几分钟的戏里还不能了解太多,不过曼达洛人对她心有忌惮,他形容她是精英雇佣兵,专为顶尖犯罪集团杀人,包括赫特人,尽管我不知道赫特人在星战宇宙里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不过应该蛮厉害的样子,那我们小狐狸就更厉害了,他还说,你要去找她,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这充分证明了我们小狐狸的价值,心狠手辣,武力值爆表。


小狐狸不枉她的名字,芬尼克.尚德,人如其名,狡猾奸诈,挑拨离间,蛊惑人心,害,如此的表里如一,加之甚得我心的颜值,分分钟俘获我的心,蛇蝎美人是多么美好的存在,小狐狸是多么可爱的存在。


也是有不可爱的地方的。


她伸出双手,并没有等来对面混蛋解开她的手铐,迎接她的,是意料之外正中腹部的一枪,她倒下的样子,她震惊的样子,我分分钟想摔了手里的手机,这一幕确定不是致敬神盾612吗, May以为她爱的男人回来了,结果Sarge狠心的背叛,刺穿腹部的那一剑。


May倒下了,小狐狸也倒下了,似曾相识的一幕,同一张脸,真的饶了我吧,神盾第六季后遗症还没有好,经不起这样的历史重现了。


好在没有感情线,这是唯一庆幸的地方,在这部戏里,不想看她谈情说爱,我就想看她打人打人打人,不管在哪个宇宙,她都不能被人欺负的,但是,咱欺负别人,打打杀杀什么的,就绝对可以,很可以。


小狐狸是反派?没关系,颜值即正义!!!


小狐狸没有后援?胡说八道,她的背后可是一整个神盾局!!!


神盾局特工第六季【七】

也曾对自己说,Sarge不是Coulson,她不能混淆他们两个,她以为承认这一点就做到了所有人希望的清醒,可承认他回不来了,这真的不好过。


菲兹详尽的解释了Sarge的由来,一直以来被自己刻意压制的希望燎原之势蔓延开来,这个人的体内是有一部分的Coulson的,他的身体,他对所有的记忆,他就是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人,她爱的男人。


现在,谁都不能说他不是他了,她唯一要做的,就是让他记起那些过往,带他回到他们的身边。


艾泽尔说,她做这一切只是想唤醒他而已。


唤醒他吗,那么如她所愿,他记起了一切,他记得那用手温柔触摸自己伤口的女人,他记得她深情的看着自己的样子,她在无数个梦里陪伴着自己,现在,他终于看清了她,Melinda。他也记得那调皮可爱又坚强的女孩,他带她在他的身边,教导她,照顾她,视若己出,她是最像他女儿的人,Skye。


娇妻爱女都在身边,他记起了她们,可一同记得的是她们曾被从他身边夺走,那样无助,那样痛苦,失去了所有希望。


艾泽尔只是怜悯的看着他,他错了,她甚至不忍心去纠正他。


那些不是真的,你没有家人,那些记忆都不属于你,只是这具躯体携带的记忆而已。


她说了很多,他不知该不该信她,也许他只是不敢信她,真相陈列出来,他一直坚持的信念四分五裂,他恨的居然是他曾追寻的,他希冀的也仅仅是别人真心爱着的,他的皮囊,他的思想,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他的。


曾以为被夺走关于她们的回忆是他最痛苦的事,可现在他记了她们,却只是重新拥有一段回忆而已,她们永远都不会属于他,她们从不曾真正属于他,她们是那个单纯的只是Phil Coulson的人的家人,可他不是,他是Sarge,他也是Coulson。


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录像,她几乎要把他们的对话背了下来,面对真相他有多无助,她就有多痛苦,他说他曾有爱的人,温暖的家,可这一切都被剥夺了,所以他还是她的Coulson吧,有着他的身体他的记忆的那个人。


审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同以往,她不知该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他,现在的他,有关于她的所有记忆,可缺失的那些时间,不是找回记忆就弥补的了的,何况现在,他还不仅仅只是他 。


所以你从来没有质疑过你是从哪里来的吗。


为什么要质疑,来到这里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有一个和我长的一样的人。


现在知道了吗,她问。


她专注的看着他的样子让他没来由的心慌,他太了解她了,他清楚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给了她多么大的希望,她一定认死了他就是Coulson这个人,他感受过她的愤怒,她的无望,如果可以,他愿意成全她的希望,他愿意成为那个她爱的男人,可现实是他不能,太多的谜团没有揭开,他体内那刻意压制的蠢蠢欲动的力量,他不敢去想那究竟代表着什么,他也不忍让她又一次失望,所以,就权当他什么都不知道吧。


我也没突然觉得自己是另一个人,他想告诉她,他还是那个Sarge,他不是她想的那个人,不要有希望,May,不要抱任何希望。


聪慧如她,怎么可能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可她只是移开了目光。


那些记忆呢,更清晰了吗,可笑的是她甚至不敢直接问他记得她多少,在他的记忆里,她是什么样。


那样自信的人面对自己是如此的小心翼翼,记忆里意气风发的她,明媚温暖的她,他真的太久太久没有见到了,这旅程太长,他们早已丢了最初模样,她的变化,都是他的错,他也将一直错下去,所以他说


我从没用过那个词,一直都只是一种感觉,一种深入到骨子里的感觉。


可是你说它们都感觉很真实,她急着辩解,他在引导这场谈话向另一个方向发展,她不想要那样。


真实的是我和我的队伍追杀艾泽尔的那段时光,那才是我,他看着她,平静的给出一个她不想要的所谓真相。


试图为从未发生的事情复仇吗,对于他话里话外否认自己是Phil这点,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知道,他是故意的。


难道你自欺欺人的谎言更真实吗,你希望我是另外一个人。这对话不能进行下去了,他受不了自己不断的扼杀她的希望,他在伤害他最不愿意伤害的人,他爱的人。


我没有这样说过,她小声的辩解,显然她是没有料到他会把这事挑明了说。


你不需要说,他语气不好,他只想让她知难而退,离开这里。


她看了他好久,并没有离开,而是选择继续她的谈话


是的,我认识你,难道你能说你一点都不觉得你认得我们吗,如果你有他的记忆,你能感受到他的感觉,你希望……


不能让她接着说下去了,她在不断的给自己希望,而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未来她希望破灭的时刻。


他猛地站起来,愤怒的拍着面前的桌子,对着她大吼


我不是治疗你孤独的解药。


她被这样的他吓了一跳,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却在听到他说的那句话时红了眼角,他说他不是治疗她孤独的药,她承认没有他的日子她和孤独如影随形,可他这么赤裸裸的说出来,她不知道怎么好,只能看着他,转身离开,再多留一刻,她都怕自己哭出来。


审讯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他颓然的坐了下来,她红着眼睛不发一言离去的样子像针一般扎在他的心上,他爱了一辈子的人,他愿意用一辈子去守候的人,现在,也是他肆意伤害的人。


她的心情不好,黛茜又拦住了她,她实在不想在这样的状态下和她探讨什么,可她不肯放过她。


如果你愿意,你能打的他说出来,可你不会这样做,你希望Coulson在里面,对吧。


我们不知道他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我们的恐惧实体化。


Coulson怕死,而我怕失去他,她打断面前情绪激动的女孩,直白的告诉她她有多害怕失去他。


May,那里面的人不是你爱的那个男人,她试图让她明白,显然,没有成功。


这又是一场不成功的谈话,就像刚刚自己搞砸的和Sarge的谈话一样,她彻底失了耐心,让面前的人让路,她受够了所有人都来告诉他Sarge不是Coulson,他是谁,她说了算,何况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他们就是一个人,她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就看不到呢。


再次看到Sarge,是在控制室的屏幕上,他躺在黛茜的脚边,又一次死亡。她知道他死不了,可还是狠狠的瞪了黛茜一眼,是的,她依旧担心他,就像从前的每一次一样。


她是想唤醒他体内可以杀死艾泽尔的东西,她的结论。对此,佩珀接受不了,她控诉这种不理智行为可能带来的后果,她不断的说戴维斯的死亡,她在害怕,她不愿看到其他人重蹈覆辙。


不,这不一样,她看着激动的特工,认真的告诉她,Sarge不会这样做的,她相信他,她保证。


你真的要冒这样的风险吗,佩珀问。


她看着屏幕上倒在地下的人,坚定的点点头,她信自己,她更信他。她在Yoyo面前说她相信他,她在黛茜面前说她相信他,她在佩珀面前说她相信他,从开始到现在,她一直相信着他,无比坚定的。


所幸,结果是好的,在黛茜杀了他之前,他证明了自己和Coulson的联系,一声Skye,让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上,看着屏幕里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她轻抚着画面,又一次红了眼眶,看吧,她早就说过他是他的,她说对了,她爱的那个男人,这一次是真的回来了。


你得亲眼看到才会相信,她对黛茜说。


Sarge出现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的Coulson回来了,别人需要眼见为实,她不需要,她的心感觉的到,她的心告诉她他回来了。


就当Sarge对她那么不友好全是为了保护她,就当我说的都是对的。






















神盾局特工第六季【六】

过去不重要!

可我们都知道,没有谁的过去是不重要的,它不可失,亦不能失,它是一个完整的人的一部分,即便他三番两次说着过去不重要,可寻不到的过去,流逝的光阴,近百年的追寻,他的过去,怎能不重要,他的过去,对她而言,对神盾的其他人而言,更是重要,那关系到另一个人,他们敬重,爱戴,誓死追随的人,Phil Coulson。

现在,他的过去和他们曾见证过的另一个人的过去纠缠在一起,没有人能够做到不在意,就连他自己,也在暗暗的期待着什么,他没有记忆,那些人却知道太多属于这张脸的另一个人的事,那种感觉犹如自己被打了一闷棍,气愤,痛苦,不安,又无处发泄,可知道这些的只有他自己。

他别扭的和自己较着劲,Sarge,过去不重要,未来才重要,他更是别扭的和其他人较着劲,凭什么他们什么都知道,尤其是她,他受不了她那精致美丽的脸冷漠的看着他,他受不了她随时都想恶狠狠的杀了他的眼神,他更受不了的是,她看着他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柔情,他清楚,那柔情不是给他的,可他就是他自己,她凭什么总把他当作别人,爱也好恨也好,她凭什么把他牵扯进去。

她的眼神始终追随着他,像是烈焰,烧的他烦躁不安,她不肯放过他,那他也不放过她,既然她这么喜欢伤害,那便一起吧。

神盾局出尔反尔,把恋父情结的女孩和那冰山美人强塞给他,美其名曰帮助,他气坏了,这是威胁,是监视,她们只会妨碍他的计划,可偏偏他的队员不全,他没有拒绝的筹码。

所以我们可以好好相处吗,他语气不善。

当然,我们只是来帮忙的,她一脸无辜的回答,他有多生气,她感觉的到,这个人不欢迎她,她心中明了,可她必须留下,于工于私,她都得在这辆卡车上,她都得在他身边看着他。

得了吧,我很清楚你能干什么,你只会那样冷酷的盯着我,然后趁人不备将人打晕

他像个赌气的孩子一样控诉她过往的不光彩事实,他那么信任她,她居然偷袭他,关键是他还打输了,对此,她不予理睬,随他发牢骚吧。

她是没有想过他这么在意自己偷袭他这件事的,不到半天时间,她已经听他谈了两次这事了。驾驶舱需要帮手,他点名黛茜去帮他,直接把她排除在外,给的理由居然是她上次去那里时试图杀了他,不怕死的他居然形容她为Smiles,她怎么不记得几时对他笑了,算了,黛茜也可以帮他,不计较了。

Sarge,小气的,她在心里给他贴个标签,这标签又是和Phil重合的,当时那家伙知道自己欺骗他后,生的气绝对比Sarge现在还要大,不仅不理她,还说什么再不是朋友了,把她逼得没办法,只能离开神盾,过后又委屈的告诉她,我很想你回来,唉,从来都是她拿他毫无办法,现在又一个版本的他就像那时的他一样,在和她赌气,总想在语言上找回什么,她除了不理他,貌似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了。

那女孩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那目光不似May那样满腔怒火,而是更多的不解,看来自己的这张脸让太多的人困惑了。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死掉的人和他之间有什么联系,似乎盯着他看就能得到她要的答案似的,开始他还有耐心和她闲谈两句,可越来越恼火,鬼知道他和那人什么关系,他们的世界都要毁灭了,他们一个两个的都只是关心一个死掉的人,因为那个人还不断的妨碍他,任谁都是忍不了的。

我去过很多世界,目之所及都是巧合。

过去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

他在乎的所有人都死了,现在他只是想要杀了那个凶手,哪怕是付出任何代价。

他以为他们不了解,只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走到那不可挽回的一步,可他不清楚的是,他们曾为了这个世界付出了什么,他们也曾经历痛彻心扉的失去,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黛茜说Coulson死了,他们埋葬了他,这本身就已经很难了,现在这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混蛋出现,她没法信任他。

看着沙发上心烦意乱的女孩,她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她说的没错,Sarge的所作所为是不值得被信任的,可连日来和他的相处,他的所作所为,她就觉得自己是可以相信他的,哪怕只是在某一时刻去相信那一时刻的他。

如果他没有Coulson的这张脸,你还会信他吗,黛茜问她。

她被问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索性不再看她,是啊,遇见他以后她就没来由的信任他,如果他没有Phil的这张脸呢,她还会这样吗。

艾泽尔的动机是恨,那么你呢。

爱,他毫不犹豫的给出了他的原因,不再说话。

空气仿佛随着他的那个字而凝固,她直直的看着他,他做的这些竟然是因为爱吗,说实话,那不像他会做的事,但那确确实实是另一个人做的出来的,且那个人的一生都在为这个字奉献着,现在他说他是为了爱,她又一次在他的身上看到了那个人的影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黛茜和她一样沉默着,三个人面面相觑。

是恨,是复仇,我也是这样,他打破这份尴尬。

她低头看向手里的茶杯,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不是Phil,她却总在他的身上看到他的影子,她期待着,可这个人每一次都会让她的期待破灭,这样的情绪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夺走了我的家人,她不付出代价,我不会罢休。

也许他隐瞒了很多,但她相信这一句是他最真心的,他深爱他的家人,为此愿意付出一切,就像她深爱Coulson一样,她可以付出任何,所以她不会放弃的,她一定会知道这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到底有什么联系,为了Coulson,也为了眼前这个被仇恨围绕的男人。

事情不断向着失控发展,混乱的神盾局,Sarge断肢保命的背叛,成千上万的尖叫鸟,她们在死亡的边缘不断的试探,好在一切慢慢回归正轨,就像每一次危机一样,最后总能转危为安。

Yoyo很关心她,你还好吗。

我一开始见到他就该杀了他的,我知道那不是他,可还是不断去相信。

事已至此,她承认他不是她爱的那个男人,可又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杀了他,那和他一样的脸,算是他自带的免死金牌,伤心吗,一定会的,他不是他,那么她爱的那个男人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在希望升起后,她又一次失去了他,看着手里的他的证件,她明白到了她该放手的时候,一切真的都结束了,可她永远爱他,永远怀念他,爱永不朽,这便足够了。




















在一起后

在一起后,Sarge总说什么都听她的,可一旦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确实是“什么”都听她的,可他是Sarge,他不是那个“什么”啊,对此,她见怪不怪,甚至连白眼都懒得给他,毕竟他们两个刚刚认识时,他就是这样劣迹斑斑的,她早就习惯了。


他才不会承认,他印象里刚刚认识时他就很听她的话啊,比如……


最开始他想让她和他合作,她不愿意,他就很善解人意的来到她的地盘和她的神盾局的同事合作,杀了艾泽尔,保护了这个世界


May摇摇头,难道不是她把他打晕了拷回神盾的吗,什么合作,根本就是迫不得已才对吧,她可是记得当时他有多不乐意呢。


他决定不和她细说,此事略过!!!


我不喜欢那个大嘴巴迪克,当时想狠狠的收拾他一顿,你喊我放开他我就放开了,哦,还很贴心的问你吃没吃早饭呢,他沾沾自喜的回忆着。


May再次摇摇头,这又是什么和什么,迪克好歹是神盾派来的人,就因为那个驱鸟器不好用他就直接暴走了,还想掐死他,她得疯成什么样才会任他胡来,自然是马上阻止他,她都想好如果他不放了迪克她立刻武力镇压了,想不到现在他居然拿这事来邀功,脸皮也是够厚的。


我当时特别关心你饿不饿呢,这么美的人可不能饿坏了,他贼笑着辩解。


是啊,是啊,你最贴心了,最后还不是我和黛茜去煮的东西,口是心非的。


事实是那次早餐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你煮的东西我都吃光了。


然后呢,她看着他。


他伸手把人拉到自己的怀里,痴痴的笑着


然后啊,你这个人也被我吃定了,人更美味呢!


我居然还能想到Sarlinda的小甜饼!!!



神盾局特工第六季【五】

电梯缓缓下行,她笔直的站在他们俩个身后,严肃而冰冷,不管他是谁,她都把他带回来了,剩下的,时间会给出答案的。


小雪花说个不停,她太久没有遇到May这样厉害的对手了,美丽的,带刺的,尽管几次三番被她修理,可May就是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尽管她击晕了我,可我还是喜欢她,她小粉丝一样欢乐的对Sarge说。


Sarge看看她,没有说什么,她现在都这么喜欢那个女人了吗,那女人该死的偷袭他,那女人对他下手可是一点都不轻啊,现在还无事发生的样子看着自己,最可恶的,自己居然不生她的气,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把话匣子关起来,她不甚友好的声音传来,他仔细的看着她,她居然是个可以下命令的,想必是这个基地里的什么领导了,怪不得周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女人啊,给一群男人当头头,虽然很威风,未免失了可爱,尤其是她,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


她在前面引路,他跟在她的后面,虽然手上带着手铐,可他完全不在乎,这玩意根本挡不住他的,他在乎的是路上遇到的那些人,一个个惊愕的看着自己,激动的,难以置信的,他清楚,那些目光都是因为那个叫Coulson的男人,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他来到了那男人的地盘,他看到了那些认识他的人,在他们错愕的目光里他看到了对他有利的一面,这一切于他而言不算坏事。


这位女士原本爱着这个死掉的Coulson,还有其他人喜欢他吗,他就这么一针见血的说出来,他得知道在其他人的心里自己的这张脸代表着什么。


一个更年轻一点的女人在他开口后离开了,显然她受不了突然出现的这张她熟悉的脸,他做出判断,在这个女人心里,这张脸非常重要了。


哦,恋父情结吗,他对着她的背影取笑着。


那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男人很激动,不停的说他的坏话,他选择完全无视他,他旁边的大个子很不一样,尽管和其他人一样震惊于自己的出现,可看得出,他是所有人里最沉稳的,所以他应该是他们的头头了。


他没有猜错,他就是这里的领导者,不过他懒得把那些话再说一遍,直接将问题丢给了身边的冷冰冰的女人


问这位女士吧,她清楚一切。


对于被他突然提及,她显然是很不愿意的,却还是忍住心头的不快简略的说了一遍他告诉她的事情,结束发言前,她瞪了他一眼,我总结的对吗,她问他。


差不多吧,他一副勉强的样子回答她,她简直想再打他一顿,差不多你不自己说还用我干什么。


你得放我离开,他告诉那个大个子,这不是威胁,是事实。


没人相信他,那人也只是告诉他他们需要好好的彼此了解一下。既然如此,他不再解释,反正不久之后他们会主动来求他的,那时一切便都不一样了,他乐于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Mack找到他,告诉他他会用尽一切方法保护他的队员。


他看着他自我牺牲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他是他们的首领,但他显然没有意识到他在这些人心里究竟代表着什么。


你的人?可你的人都忍不住看着我啊。


今天过后,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他迎上他的目光,坚定的告诉他。


那个大个子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也许真的到了底气不足的时候,Coulson把神盾交给他,现在和Coulson一样的另一个人站在他的对面,志得意满的要抢回神盾的领导权,任谁都是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吧。


May告诉他,要和Sarge打心理战,她觉得他和他们一样,都不明白为什么他和Coulson这么像,她需要知道原因,他更是迫切的想知道为什么,也许这就是他们可以合作的地方。


当他走进那间办公室,当他的目光在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影像上定格,他第一次如此深刻的意识到其他人为什么用那样一种惊愕的神情看着他了,太像了,真的太像了,完全就是一个人,如果他不是当事人,他也会弄错的,可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你可以和May说那些情况为什么不和我说呢,Mack不解。


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个人怎么想的,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次数称得上是锲而不舍,可他对他绝对是多一句不如少一句的


我想招募她,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何况那女人确实很有吸引力,他好奇她的事,他的队员迷她迷的不要不要的,这样一个人,自然是不能和其他人相提并论的。


神盾想救被百舌鸟附身的两个人,却害的自己的队员险些丧命,除了求助于他,他们别无他法,你看,他就说过他不会等待太久的,现在这局面,不是处处都有利于他吗。


神盾第七集,我萨队A爆了!








神盾局特工第六季【四】

迷离,偏生梦幻,她努力的看向眼前,塔希提的海边,他温柔的笑脸。


所以,自己还是留在他的身边,对吧。


你在做什么,刚刚睡醒的她声音里透着一丝慵懒。


我喜欢看着你睡觉,简单又直白的一句话沾了蜜般的甜。


她便笑了,她喜欢他这样表达他的感觉,何况那感觉是关乎于她的。


我有没有打鼾,重新闭上眼睛投入到阳光的怀抱。


一点点吧,他的目光不离她,满心喜悦。


终于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开着他,又一同笑了,岛上的生活,属实太美好太惬意了。


有声音传来,是谁在说话,向前方看去,一个模糊的身影,像是Coulson,可他刚刚还躺在自己的身边,心里疑惑,想要坐起来,才发现双手被束缚,内心一阵惊惧,醒了过来。


塔希提不过梦一场,现实是她整个人被绑在一把椅子上,浑身无力,昏昏沉沉的看着前方,罪魁祸首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不多言。


为什么我头晕晕的,她强撑着问。


因为你有暴力倾向,你喝的水里放了点东西,不过你现在该清醒了,他不以为意的说。


居然给她下药,她发誓,她不会放过他的,现在她只是狠狠的瞪着他,用厌恶到极致的表情盯着他,他不该惹她的,错,他根本就不该用这样一张脸出现在她的世界里的。


她恶狠狠的看着他交代那个女孩任务,好像是去抓什么人,他们两个毫不在意她是否听到,看的出来,那个女孩似乎对自己更感兴趣,他的手下和他一样,都是变态的,终于送走了自己的“爱慕者”,就看到他一派轻松的向自己走来


好吧,看看我们俩,终于只剩下我们了,他颇为得意的说。


她只觉得那话里话外都很讨打,谁要和他单独相处的。


你想怎么样,我为什么在这里,她直奔主题。


他站在了她面前,深深的看着她,似是笑了


我要转化你,他坚定的说。


不只是变态,还是一个盲目自信的变态,转化她,他做梦去吧。


对于如何转化她,她没有问,他更是没有说,只是留给她一脸你会喜欢的神秘表情,自顾自的摆弄着前面桌子上的枪支。


她紧抿双唇,满眼怒气的盯着他看,尽管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她清楚他们在某些方面是不一样的,至少她的Coulson不会对一把武器这么着迷的摆弄。


你在这么盯着我,我的脑袋肯定要着火了,他玩笑的说,那样专注,热烈又满含恨意的目光,任谁都无法忽视的。


我不介意,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最毒不过妇人心,听了她的话,他倒是笑了,看来这个女人是真的恨死他了,可到底为什么,他们没有什么交集的,就因为这张脸吗,看来他们有的聊了。


难怪小雪喜欢你,他说


说实话,那姑娘可能是太享受她的工作了,不过她很忠诚,谁又在乎其他的呢。


她依旧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他不指望这样一个冷冰冰的女人主动给他他想要的信息,不过他总有办法的,从桌子上提起一个箱子放到她的面前,他确信她会喜欢里面的东西的,箱子打开,里面是一排刀子,诡异的精致的刀子。随手拿起一把,坐在她的正对面,呼吸可闻的距离,让她可以更清楚的看清自己手里的这个小玩意,然后他接着说


我去过很多世界,有好的有坏的,从来没有被人认出来过,但是这里不一样,每个人都装作认识我的样子,看起来你是最恨我的,所以我们可以开始了。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那男人说你绝不会离开他,可你总是瞪着我的样子,是你杀了他吗,他抛出了他的第一个问题。


她没有回答,可胸口剧烈的起伏昭示了她情绪的波动,对于他提他,她是愤怒的。他突然就明白了那些话,突然就想通了她为什么总是一副想杀了他的样子,不是恨,是爱。


哦,那就是另一件事了,他不怕死的说,你看,我们终于有一些进展了,继续吧。


他死了,好吧,我这张脸一定让你很困扰吧,手里的刀故意的在自己的脸上点了点,让她看的更清一些,他想看她那冷若冰霜的脸上有其他的表情,而不仅仅是愤怒的,鄙夷的。


终于,冰山开口了。


我没有杀他,但我一定会杀了你,让你痛不欲生,愤怒到极致,他不该提他的,他不该用这么轻佻的语言来表明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他想看另一样的她,可真的激怒了她他又觉得无趣了,毕竟她情绪如此波动是为了另一个男人,挺好笑的,居然是为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另一个男人,问题是他这个当事人什么都不了解,而那个人还死了。


不想再这么直面这张美丽的愤怒的脸,起身离开,突然烦躁起来


所以那个人,他是什么,是生化人还是变形人0。


他是人类,你又是什么,终于开口为他证明,她不允许他随意的诋毁揣测他。


我不信,银河系如此浩瀚,他偏偏出现在我来过的星球上,说实话,他到底是什么,好吧,现在情绪激动的换成他了。


正派的人,和你截然相反,她的心里已然把他归入到十恶不赦的那一栏里了。


好吧,汝之蜜糖,乙之砒霜


她打断他

听着,你才是冒牌货,如果你不知道,那你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我知道他在哪出生,他的父母是谁,我看过他小时候的照片,我知道他是如何活着如何死去的,他的一切,所以你应该问,你到底是谁。


她说了这么多,最后她问他,他到底是谁,尽管不愿承认,她的某些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对讲里传来小雪的声音,很好,可以进行下一项了。


我们晚点再聊,把她带走之前,他说。


整个脑袋被罩住,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由他扶着向前,她不知道他想带她去哪,他并不说什么多余的话,完全个和刚才两种状态。


他扶着她一步步的走着,路上有东西他会提前告诉她小心,然后带她绕过那些,确保她不会因此摔倒,如果不是自己头上的这个黑袋子,她会以为身边的人就是Coulson,想起塔希提,两个人笑闹着回忆往昔,他说他曾想约她吃饭,可她太吓人了他就没有开口,她不服气嫌我吓人我还嫌你书呆子气呢,他温柔的看着她,眼里的深情足以将人融化,在这样的目光里,她先投降害羞的不去看他,那些时光多美好啊。


停下,头顶的袋子突然被揭看,她的眼前是那女孩和她抓得人,那人满脸惊恐的看着自己。


这是什么,她看向Sarge。


加入仪式,你要杀了他,他冷冰冰的回答她。


绝不可能,她拒绝,他妄想要她去杀那些无辜的人。


显然他是不在意她的想法的,砰的一声,他杀了他,她很震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是留下那把匕首和一把钥匙,退了出去。


祝你好运,他的最后一句话。


后来发生的事情超出她的预期,远在她的意料之外,那死了的人突然站了起来,他尖叫着向她扑了过来,几个回合下来,她明白了一件事,他是打不死的,他遍体鳞伤,可他没有感觉,她便奈何不了他,当他的身体长出那些尖刺,她才明白他留下那把匕首是为了什么,他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而她,没有选择,她只能将匕首插进他的胸腔,彻底了结他。


门开了,他俩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我就知道你会想通的,他看着她心情愉悦,那女孩更是开心,我们能留下她吗,她问他。


欢迎加入,他郑重的说。


那到底是什么,天知道她现在只想知道这个。


它来自其他世界,叫百舌鸟。


他耐心的向她解答这有关的一切,他需要她了解全部,他需要她的信任,如果她愿意加入的话。


你那么做就是为了说明你的立场,它有可能要我的命,显然,她还在生气,如果她打不赢,如果她想不通,那么现在她已经死了。


我觉得你应付得来,何况你得眼见为实,他不觉抱歉,一派理所当然。


她生气,却表示理解,终于在他连篇的话里总结了一个有用的信息,那些东西不是他制造的,他只是想要阻止它们,之前的推断完全错了,他并非恶人,可这代表不了什么,她对自己说。


他接着说那些百舌鸟的创造者就要来了,它代表着一切的毁灭,他说他记得他猎杀它们很久了。


他用的词是他记得,她抓住了这个细节,你到底还记得什么,迫不及待的问他,也许有些事情他会记得,如果他们两个人有关系的话。


显然,他们两个人是有着某种关系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但没有关系,她已经知道了


对于我而言,时间的脚步声只是越来越响了,这是塔希提他的原话,也是眼前这个男人刚刚说的话


汝之蜜糖,乙之砒霜,他们都知道这样一个俗语的


她沉浸在自己的惊人发现里,一时回不过神来,就知道他们是有联系的,终于被她找到蛛丝马迹了,只是,那联系,具体的到底是什么呢,她要查清这一切,就决不能留在他的身边,她得回到灯塔去,她需要帮助,他们两个都需要帮助。


制服那女孩是很容易的,看着驾驶室的门,她有些犹豫,和平谈判根本不可能,他也绝不会轻易的放自己离开,可她需要一个真相,她必须知道的真相,抓过桌子上的绳子,狠下心来。


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Coulson这样打架,从来都是相互保护着,更多的时候是她保护他,直到他死亡,他们都不曾像现在这样,不止恶语相向,还大动干戈。那人被自己突袭,很被动,很快就占了下风,看着座位上昏过去的人,她只觉筋疲力尽,和这样一张脸对峙,和这样熟悉的声音比狠,是身体上的折磨更是心理上的折磨,可她毫无办法,除了把他带回去她不知道她还能怎么做。


Coulson喝多了的时候手会不经意的垂下来,每当这时她都会走过去把他的手搭在他的身上,相似的情景相似的一张脸,就连垂下的手都是那么的相似,她控制不住自己去把他的手搭在他的身体上,在这一刻,他到底是Sarge还是Coulson,她不知道了。


回家吧,灯塔会告诉你你到底是谁,它也会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我的谁。


也许原剧最能动摇我的sarlinda,不需要任何外来因素了。




















神盾局特工第六季【三】

Mack告诉其他特工有寇森的消息要及时通知May,特工说,相信我,她都知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自从那个人出现后,她一心扑在调查他的事情上,再不能分心给其他东西,他的信息,事无巨细,她都是要亲自过目的,无论如何都不愿假手他人,也许他就是她的Phil,也许出于某种原因他忘了她,大概是这样吧。


可她又是极度否认他就是Phil的,她从不说她相信他们两个是同一个人,她也不允许别人去说,去相信,尽管她做的事无一例外显示着她是那个最相信他的人。


看着手里的监控录像,Mack说,是Coulson干的这事。


她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的警告他,那不是Coulson。


我们总得给他定个名字吧,现任局长很无奈。


不叫他Coulson就行,甩给他一句话,气势汹汹的离开了。


矛盾吗,也许吧,我相信她说的话做的事如此矛盾皆源于她爱他,她爱Phil,他希望那人就是他,所以她近乎疯狂的接近他,调查他。可她又怕他不是他,她不能再经历一次失去他,索性口是心非的拒绝承认那就是他,一切都是因为爱他罢了。


迪克的工作室里,他本来想直接杀了他,可他开口的Coulson,让他瞬间转变了想法,Coulson,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那个美丽的脾气暴躁的女人,还有眼前这个话唠一样的男人,他们似乎都和这个Coulson熟识,尤其是那个女人,她漂亮的眼睛红了的眼角,她看到自己时整个人流露出的那种浓重的悲伤,Coulson,Coulson,他突然就对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很感兴趣了。


很抱歉,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对迪克说,无心骗他,只是想从他这里听听那个Coulson的事,毕竟那人和他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


那么Agent May呢,她是不会离开你身边到,察觉有异的迪克问。


是的,她在这附近呢,他顺着他的话回答,果然,那个女人和那个Coulson关系不一般的,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她将自己错认成了他,他承认,他对她越发的感兴趣了。


Mack看着情绪激动的May,隐隐的担心起那个有着Phil一样容貌的男人来,在她行动以前,他特意大声叮嘱,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活捉,所有人记住了,眼睛却是看着她的方向。


她无语,难道他以为她会杀了那个人吗,不会的,他若是他,无论如何她都舍不得伤他分毫,他若不是他,可他顶着那样一张她深爱的男人的脸,她不确定自己是否下得去手的,她只是想找到他,弄清楚这一切,再无他意。


那个女孩很能打,终究是败倒在她的手下,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和他一样,四处作恶,不该是这样的,不该的。


知道谁喜欢玩具吗,那个女孩笑着问。


她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身后传来熟悉的一声‘我’,她等的人终于出现了,在她身后用枪指着她,她不打算接着打下去了,对着这样一张脸,她真的累了。


做你想做的,不然你就下地狱去吧,她平静的对着他说,言下之意,如果你想杀了我,现在可以动手了,不然你会后悔的。


他并不打算杀她,他甚至阻止他的下属去伤害她,然后意味不明的笑了,告诉她以后你就明白我到底想做什么了。


她愤怒至极,无奈至极,那该死的笑得模样,像极了记忆里的那个他,只是他是永远不会这么威胁自己的,眼前的人,她完全不了解,不过总有办法的,既然他不想杀她,那她完全可以留在他身边,哪怕是被他胁迫着留下,她总会清楚她想要知道的,他是谁,他是什么,她爱的那个男人究竟怎么了。


第四集终,May华丽丽的被Sarge绑架,我只想鼓掌叫好的,不绑架你俩猴年马月才能相对而做啊。












神盾局特工第六季【二】

一味地怀念过去便阻止了前进的脚步,可谁又能忘却过往轻装上路呢。


便利店里,一行人向在自己家里一样自然到不能再自然的抢劫,于他们而言这不是犯罪,这只是了解他们所在的这个星球的第一步,他们该做的事。


各色物品琳琅满目,他看都不看,径直走到一面挂满墨镜的墙前,仔细的看了一下,选了一款最合心意的墨镜,心满意足的收入囊中。


这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他是谁,可这个细节,我们又都知道,是他吧,这世上对墨镜这么偏爱的,除了他,还有谁呢。


回到记忆深处的那一天,俄罗斯,084的现场。


她总有说不完的话,活泼的像一只百灵鸟,根本不像是出现场的特工,他无奈却是深深的欢喜着,有她在,眼前的任务都有趣起来。


你会用俄语说“请帮我开门吗”,百灵鸟发问。


差不多吧,我现在就知道几个可以用来形容你的词,回头看着她,认真的说。


她不为所动,无情的戳穿他

Phil,你不会唬人,你有9个不同的泄密点,双眼飞快的到处扫射。


不是这样的,我一直保持眼神交流,他垂死挣扎,停下来看着她的眼睛,一秒,两秒,三秒,好吧,他确实是忍不住看向别的地方,眼神交流太难了。


她忍不住笑了,这个人怎么这么傻,却傻的很可爱。


你应该试试墨镜,她给出她的建议。


然后他就爱上了墨镜,这一戴便是那么多年。回到现在,便利店里另一个他神气十足的戴着墨镜离开,透过监控看着这个画面的人一片怅然,他不该是他的,可他是谁呢。


本森博士质疑他的死亡,她失控一般的冲他吼道,她陪着他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他死了,任何人都无权质疑这件事。


Yoyo拉住她,想让她冷静下来,只是徒劳。


她恶狠狠的给他下最后通碟,给我想办法找出杀死那个假扮他的人的办法,如果你不能,你认识回酒店的路。


博士是她说了几车的话好不容易请来的,就因为人家问了一下Coulson到底死没死,她就丝毫不顾情面的赶人家走,他是她的禁区,是她的圣地,任何人都不可以去质疑,他在她的怀里死去,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大屏幕上显示那人的DNA,和死去的爱人完全一样,她坚定的眼神第一次有了动摇的迹象,她看着屏幕,又看着四周的人,茫然无措,DNA是不会骗人的,外面作恶的人真的是她的Phil吗。


我相信由此开始她就坚定了那人是Phil的想法,从未动摇过,也许太爱了,她怕失去,可终究失去了,现在失而复得,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般,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DNA告诉他他就是他,那么,在她这里,他不是也是了。


Mack是这么和本森博士解释Phil和May的关系的,你知道有一段令人心痛的回忆是什么感觉,现在,May的痛苦在外面杀人。


我是不认同这句话的,爱怎么会是痛苦呢,就算痛苦,它也是美好的,可编剧认同,最后的最后,May对Sarge说,那痛苦是爱,那是你赠予我的最好的礼物,你爱我们的,她想让他回来,可天不随人愿,他终究没能回到她的身边。


她劝Yoyo小心处理和凯勒特工的感情,她说那会让事情变复杂,就像她之前没有鼓励她接受这段新关系一样。Yoyo不解,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她坦然回答,之前我并没有四处追捕一个和Phil一模一样的人。


他死后她表现的太正常了,一切迹象都预示着她会向前看,可另一个版本的Phil出现后,她连伪装一下都不愿意,她没法向前看,她在内心深处告诉自己他还活着,那个人是他的,她自己都不能接受新生活,又怎么能告诉别人勇敢呢,终究是以前的自己过于自欺欺人了。


她了解这个一面之缘的Phil Coulson,如果可以这么称呼他的话。面对珠宝店地下厚重的安全门,其他人一筹莫展,看着眼前的铜墙铁壁,她亦是思绪混乱,不过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会解决的,里面的人是Coulson啊,曾属于她的那个男人。


任何一个版本的Coulson,都不会不给自己留后路就冲进来,所以他们有退路,她做出判断。


他们不知道他要去哪,她最先反应过来,他们要去他们去过的地方,那个货运场。果不其然,在哪里,她找到了那个隐身的大卡车,也许她和他,终于到了该见面的时刻了。


他在哪,她问的第一句话,她只是想找到他,弄清楚这该死的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可显然没人愿意配合她。见不到他,一个打三个,满腔的怒气随着挥舞的拳头落下,她真的是忍耐的太久太久了。


不是吧,我才走了三分钟,这里就乱套了,他皱眉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他的声音如符咒一般传进她的大脑,半空中挥起的拳头生生的忍下,失魂落魄的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向他。


Coulson。轻轻的喊着这个名字,似是怕声音太大会吓坏了眼前的人一般,然后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不再说话。


有那么一瞬间,他僵住了,显而易见,这个浑身伤痕的女人是威胁,可她就那么走向自己,小声的呢喃着什么,他听到她说Coulson,他看到她看到自己后慢慢的红了眼眶。


可他终究是不认识她的,也许只是太久没有见过这样能打的人,还是一个女人,至于那个名字,管他呢,确实有一点熟悉,也许从前在哪里听过。


我输了,她告诉其他人。


这场战斗明明是她以一敌三,她打败了他的所有手下,可她说她输了,也许她只是输给了那个和Phil一样的人而已,那人只是站在她面前,静静的看着她,她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无关其他。


如果仔细看,你会看到他启动卡车时和她开飞机时有多么像,一个是抬手拉下一个开关,一个是伸手去启动一个按钮,在他们的身上,是可以看到对方的影子的啊。


终究sarlinda是活在文里的,原剧只是告诉你,那是philinda,这不是一道多选题。